有时候还低于这个数据

2018-06-29 11:45

现在做的最大的是香港电信,它做一网四用,除了电话、固话,再加上手机。上次讲的时候,我用八个字来概括:一网三用、三网融合。香港是做三网融合的比较早的地区,但并不算是做的最好。我对香港三网融合工作的评价就是八个字:无惊无喜,无功无过。没有什么大问题,也没有什么大利润。我对其他海外市场不敢说是非常了解,但一直在寻找,看看他们的经验跟香港有什么明显的不同,具体就是看他们三网融合之后跟三网融合之前有什么差别。没有一网三用之前,美国、欧洲大部分是做有线电视的,一网三用后其实业务量和增值业务增加的都不明显。所有的海外经验对中国来讲都不一定适用,我觉得在那些市场,它是没有体制上的障碍。之前投资界的王先生举例讲到日本、韩国不存在这个体制问题,想做就做。在没有任何障碍的情况下都没有明显的利润,这点,我觉得值得大家借鉴。

【雅兴广电网】去年10月份在上海复旦第一次召开三网融合的论坛,我在会上泼了一点冷水。我觉得三网融合从开始到现在存在很多误解,其最初的起源,英文里面叫tripleplay,tripleplay这个词可以理解成多个媒体,最后整合到一个平台或者一个屏幕,或者是一个网络上。因为tripleplay讲的就是三种东西在一起玩,这三种东西到底是三个网合到一起,还是一个网同时在做三个事情?从海外的大部分市场来看,大家不约而同的是在做后面这种,叫一网三用或者一体三用。我那天也讲了一下香港,一开始有三个一网三用的公司:两个电信商,一个有线电视台。最近又加入两个做移动电话的,其实有五家。具体举一个做的最早的例子,香港城市电信是一个很小的皮包公司,从做长途电话的回拨开始,然后进入做互联网的电话拨号。2001年,它开始盖建自己的宽频网做宽带上网,然后从宽带上网又开始做电话。这样它就从一个皮包公司变成一个实体公司。到2003年,因为有这么一个网,它就尽量希望在这个网上发挥它的潜力,所以就觉得可以做电视。这样它就从电话做到互联网,又从互联网拓展到电视。城市电信也是一个上市公司,但是它的股价一直很低迷。虽然它做完所有的一切,在国际上也算是非常早的,但是并没有赚钱。到目前为止,它的市场份额还是非常少,如果是讲用户的话,可能是在5%到10%,如果是讲电视收视率的话,市场份额是1%、2%,有时候还低于这个数据。

从概念上理一下三网融合和一网三用之间的差别到底是什么?我把前面说成是联合国,后面叫联邦国。联合国有一二百个国家,是一个生产的组织。联邦国,它是若干个地区单位的组合,有的叫州,有的叫自治共和国组成的主体。我们把这两个概念引入到我们讲的媒体、电视、视频空间里面,如果是讲三网融合,或者是三网合一,它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国策。国务院又要批广电投mpb,又要批电信投4g、5g。投的太大,如果大家整合起来,坐在一起谈一个方案,合起来,我投一笔钱,而不是投三笔钱或者是五笔钱,老百姓家里只要一根线,不要三根线。也许我们在外面把这个事情想的简单化了,也许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国策就是拿来治理这些很简单的,非常美好的愿望的。但是良好的愿望,它和体制、对技术,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媒体运作,其实是有很大的差距。

三个网能不能合起来,从技术层面上讲,是有各种解读的。今天在座的有媒体的,有广告的,有投资方的,大家都觉得三方融合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借口,新的标签,在这样大的国策下面我们推进我们希望做的事情,这是非常有创造性的策略。[1][2][3]下一页